Arvela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咸鱼写手,只会给大佬们打call的艾帆


巨浪海贼团招新,QQ群号:580880406
破浪而行,你我终会相遇。

La Sonrisa【下】

*非cp向注意



Side C

“少主呢?”
“在房间里呢。有事吗,维尔格?”
“又是这样啊……”


维尔格当然会记得,十三年前的那一天——洁白的雪花沾满了污血,深灰色的羽毛漫天飞舞。

他抓住了那个叛徒——那个背叛多弗的人,也是唯一一个会让多弗犹豫不决的人。
他们是亲兄弟,即使多弗能满怀恨意地杀死父亲,对Family的干部也能在必要的时候舍弃,但他依然十分疼爱这个弟弟。那是他心里唯一柔软的地方。
他知道,多弗要想为王,必须做到果断刚毅,不能有一丝犹豫。既是如此,凡是能触动多弗的人,都应当铲除——由多弗自己亲自来杀死他。
而他也确实做到了。


他是身着铠甲的战士,刀枪不入。但他知道,他的心里仍有一块伤。伤痕至深,也许用尽一生时间都无法愈合。
也许他错了。但他必须这么做。无论对错。
也许那个人还在的话……
但是没有也许。
若时间回到过去,他也仍然会这么做。他很清楚自己的选择。
他从来不是什么好人。他自己心里很清楚。


他偶尔也会觉得对不起多弗,对不起那张挣扎着微笑的脸,对不起那个脸色苍白的少年。
——他对不起的人太多了,不是么?
这么多年他杀了多少人,毁了多少幸福的家庭,他不是不知道。

那些人偶尔也会来他的梦里。
像那个被不小心打偏的子弹打穿脑袋的小女孩——他依然清晰地记得那清澈的眼眸被恐惧淹没,变得浑浊的样子。
像那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他难以忘怀坐在地上等死时绝望的眼神。
像那位年轻的母亲,他似乎都能看见她用身体挡住攻击想要护住孩子却亲眼看见儿子被杀死的痛苦的神情。
像那年前的海军,他心中仍然停留着他临死前挣扎着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照片,小心翼翼地不让照片被献血弄脏的眼神——仿佛在注视着世上最大的宝藏,嘴角浮现出的一抹柔情的悲伤 。
……还有……柯拉松——那个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微笑的白痴。

最初看见他时他们都只是个孩子。
他没有画什么奇怪的小丑妆,软软糯糯的声音,金色的头发害羞地遮住了一双明亮的眼睛,笑起来像个天使。
他只是远远地看了他一眼,惊讶于这世上竟还有这样天真无邪的孩子。只可惜是个哑巴,否则他的声音一定很好听。
后来再见时他堂吉诃德已扬名海上,他作为重要干部“红心”却因潜伏任务并未露面。他有些僵硬地笑着,没有了当年的纯真,但却依然藏不住眉梢的温柔。


但他不会道歉的。
也许他错了,也许没有。
在他还是个跟罗一样的小鬼的时候,他也因双手沾满鲜血而彻夜难眠,悄无声息地擦掉眼泪。但是白天他依然坚强地像个战士,没有丝毫破绽。
从来没有谁对他温柔以待,从来没有谁问过他喜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从来没有谁会舍弃一切只为了他和他一起亡命天涯。
所以尽管他自己不肯承认,但他还是有那么一点羡慕罗的——遇见了这样一个傻瓜,愿意为他倾尽所有。


可是多弗绝对不能容许背叛。
他下手的时候其实也是有过一丝犹豫的。他想罗跟他真像啊,跟多弗真像啊,但是他被救赎了,而他们没有。
会有救赎之手伸向他们吗?
大概不会吧。
至少维尔格是这么认为的。
他们终究是只能生活在世界的阴暗面。


当红心对上红心,他明白了柯拉松要做的事。
他要阻止多弗,而他绝不能容许这一点。
多弗要毁灭这个世界——这个看似歌舞升平实则充满了黑暗的世界,这个不愿给他生存空间也被他所厌恨的世界。
那么……杀!

竹竿缠绕了霸气,毫不留情地狠狠砸下。
“鬼竹维尔格”——这才是他。


生日快乐。
你瞧我连说这句话的资格都没有。
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如果在我年少绝望是时遇见了这样一个温柔的人,那么我的人生会不会不一样?
他摇摇头不让自己继续想下去。
我们不会再见面了吧。
你是上帝派来的天使。——而我,注定是要下地狱的。
也许这就是命运所谓的因果报应。
当他倒在地上时他这样想着。

-“抱歉。维尔格……”
-“这么多年来辛苦你了。”
他微笑。


在一片火光,他似乎又看见了那一张笑脸。
明亮。
如同初见。


 




———————————————



Side D
-“把红心之位给你真是我的失策啊,柯拉松。”
-“罗那个小鬼现在也成为了海贼了啊——『最恶世代 』『死亡外科医生 』,倒也真是适合他啊……托了你的福吗?那小鬼还真活下来了啊……”
-“『Heart海贼团 』真是有趣啊呋呋呋呋……”

火烈鸟狂傲地笑着,暗红色的墨镜挡住了所有的情感。
一如当年枪声响起的一瞬间,大雪中锥心的悲伤和比羽毛还要轻的温柔。
仿佛也被施展了消音魔法,那么多的『对不起』『再见』竟一句也没说出口。——是因为那过于惨不忍睹的笑容吗?
——真是如同小丑一样呢。可笑至极。
这样想着,头也不回地离去。任凭血迹斑斑的墨色羽毛无声地落在地上。
落荒而逃。
——确实是一败涂地啊。竟然被一个连点烟都会把自己点着的小丑一样玩弄了这么多年。最后还上演了这么一场闹剧。

就像是一场疯狂的舞台剧,偌大的舞台,空旷的观众席。
只演给自己看。
一部无声的默剧。
小丑是其中的一个,亦或是所有。
落幕之时所有人都狰狞而夸张地笑着,却没有一丝声音。
究竟谁是演员,谁又是观众?
——比唐吉诃德还要疯狂。

罗西南迪终究也不过是堂吉诃德瘦弱的马匹。
乌鸦在火烈鸟的面前也只是陪衬。
背负着红心之名的人于是仍然背弃了红心。

光鲜亮丽的蛋糕也许会被淘气的水牛吃掉。*
或者长满霉斑,再被扔进破旧的垃圾箱。

阴暗的角落照不进光,似乎有谁的影子轻轻摇晃。
兴许是交换灵魂的恶魔窥视着时间?
画着小丑妆的金发天使不知何时才会出现。

阳光一束束钻过厚重的窗帘、晶莹的红酒。
最后落在书页间。
照亮了书的封面。
——Don Quijote de la Mancha*

——至少结局时我们都还笑着。


——Fin——

*【水牛】Buffalo,即巴法罗。
*【Don Quijote de la Mancha】即《堂·吉诃德》,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的小说。
*文中的“唐吉诃德”同“堂·吉诃德”,“罗西南迪”同“驽骍难得”。






———————————————


【番外】Side E

 

-“罗西南迪?你在想什么呢?”

-“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哟。”

 

-“哦!生日蛋糕!要开宴会了吗?”

-“库拉拉拉~要准备上等的好酒啊!”

-“啊!不过过生日的话要许愿的对吧老爹?以前我跟路飞还有萨博一起的时候blablabla……【以上省略尼桑的唠叨十万字】”

 

-“啊……那艾斯你弟弟还真是很可爱呢。”

-“哼!哪里可爱了?分明就是一个blablabla【以上再次省略尼桑的唠叨二十万字】”

 

-“喂喂,艾斯!每次都是那一套我们都听烦了啊!现在咱们讨论的是过生日吧,你弟弟的光荣事迹还是留着下次再说吧。呐,柯拉松,要不要我给你做点什么好吃的?这儿食材还蛮不少的。”

-“我弟弟……啊!吃的!啊啊啊赶紧去啊!我要吃带骨头的肉!特有嚼劲儿的那种!”

-“谁问你了!我问的是……”

 

 

-“呐,生日许愿的话真的会实现吗?”

-“哎?这个嘛……路飞每次都许愿要成为海贼王啊,这个我觉得应该会实现吧。我和萨博的嘛,似乎都实现了呢![挠头][笑]说不准还真挺灵的呢!”

 

-“Baka!说出来了就不灵了啊!”

-“哎?真的吗?”

 

-“那么,罗西南迪的愿望是什么呢?说出来听听吧。以前总是没能满足你们的愿望,现在说不定可以了呢。”

-“没错啊。[温柔地笑][揉揉罗西的脑袋]”

-“嗯!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嘛!”

-“啊,这小子终于说了句像样话。”

-“库拉拉拉,儿子们精神真是好啊。”

 

-“我想……”

 

……

 

 

-“真的……回来了啊……”

罗西笑着,带着澄澈的悲伤。

 

阴暗的房间里放着香甜的蛋糕,火光冲天里有藏着一个人的笑,雪中墓碑前碗中盛满了酒。

 

清晨的微风嬉闹着拍打着水花。

湛蓝的海面,闪动着粼粼波光。

一辆黄色的潜水艇浮上了海面,面朝朝阳,向前驶去,点亮了谁的眼眸。

 

-“喂——”

有谁招着手大声喊着,明亮的笑容,映在清澈的时光里。

 

——全文完——


【最后的一点废话】

*标题是西班牙语的“笑容”,我觉得读起来和罗西的名字有一点点像

*本文写于2016,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篇同人文;2017为海吧夏日祭重写,首发百度海贼王吧

*笔者能力不足,在此致歉;虽然在这里假正经,但实际上这位非常神经且好勾搭

*如果你看到这里的话真的很感谢

*没p放了,最后一句:巨浪海贼团长期招新!!!

La Sonrisa【中】


*战国x柯拉松非cp向
Side B

[海军本部附近]
-“喂,战国——你要去哪儿啊?”
-“今天是我儿子的生日,我要去给他过生日。”
-“啊,我也和你一起去吧!虽然很舍不得但是看在咱俩这么多年战友的份上,我可以带仙贝给他吃!”说着一脸舍不得的表情掏出一袋仙贝,眼神怜爱地盯着它似乎在目送自己出嫁的闺女。战国莫名感到一阵恶寒。
“不对呀,话说战国你什么时候有儿子的啊我怎么不知道?”
……


[十分钟后]
-“终于摆脱卡普那个老东西了。我看他那个宝贝孙子也没仙贝重要。”

“罗西南迪……你过得还好吗?”
『如果当初我早一点发现的话也许就不会这样了……可惜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过“如果”。我只能接受你的选择。』


[米尼恩岛]
时值七月盛夏,北海的米尼恩岛仍然停留在寒冬。
原本就过于严寒不适宜居住的岛屿在唐吉诃德家族造访后变得更加荒凉。人们提起海元历1509年的那场腥风血雨仍然唏嘘不已。
“不听话的孩子会被唐吉诃德抓走的!”大人们总是这么警告孩子。“——那样的话你就别想回来了。当年的米尼恩岛的惨状啊……”
唐吉诃德家族的孩子吗……
遍体鳞伤的大地也好,赤红的鲜血的痕迹也罢,都已埋没在白雪之下,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一片荒芜。伤痛却分明地刻在了谁的心上。

在被世人遗忘的角落,安葬着一位海军的灵魂。
不过这样也好,不会有人来打扰他安眠。
【罗西南迪:就算有人来也没关系,我的寂静果实对于安眠可是最好不过了呢!】

凛冽的寒风呼啸着卷起一层层冰冷的白雪,雪花在空中飞舞,轻盈如同某日血染的鸽羽。
白茫茫的一片中细细地观察可以看见石碑的一角。
“你在这儿躲起来了呢,真是个顽皮的孩子。”

他记得罗西小时候喜欢玩儿捉迷藏。
难得悠闲的午后,他们会在马琳梵多战国的院子里玩这个游戏。
“一百、九十九、九十八……”有时是他,有时是罗西,这样蒙上眼睛数着;另一个就在院子里四处寻找可以藏身的地方。
藏的一方总是输得很惨。战国倒是精通藏身的门道,但身形太大,很难找到躲藏的地方,再者说堂堂海军元帅在战场上也不至于东躲西藏,多是正面迎战,躲藏自是少有的。罗西呢,虽说动作灵巧,但想要躲过善于搜查的战国的视线可不容易,更何况对方还有见闻色霸气。
嘿,有一回啊——
战国不禁嘴角勾起一个柔和的弧度。
——现在想想真像是梦一样。
夏天,午后的风是极轻的,或许是生怕惊醒了谁的美梦——连平日里吵闹不休的知了都安静下来。静到淡如茶,却也令人微醺。
一颗心也就沉寂了下来。
恍惚间,偌大的庭院里,竟只有少年清亮的声音在阳光里流淌。
“三、二、一——”
“时间到啦!”
罗西放下蒙着眼睛的胳膊,转过身,正打算寻找却撞见了战国凝视的眼神。
两人就这么站着,目光交融在一起。
“咚、咚”心跳轰鸣如雷鼓,又轻如蝴蝶的喷嚏。
仿佛时间沉入忘川——很久很久,少年突然笑了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阳光下金色的发丝如向日葵般明亮。
“找——到——啦——”

战国小心翼翼地扒开雪,动作轻柔地像是怕惊醒一个熟睡的婴儿。
雪,是极冷的。
冷得刺骨,一直深入到心脏最柔软的地方。

『堂吉诃德·罗西南迪』
『逝于海元历1509年』
『海军编码M.c01746,在潜入唐吉诃德家族的任务中为保护一位少年,英勇牺牲』

灰色的大理石站在那儿,比它的主人还要沉默。墓碑上没有刻着多余的文字,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可多说的。
墓碑,充其量只是给活人留作纪念的东西,而对于死/者来说其实怎样都无所谓。他们一生的价值在于他们自己,与那些互不相干的人的看法无关。


-“生日快乐,罗西南迪。”
战国坐在墓碑边,倒上两盏酒。举起一杯,对着墓碑说着。
-“罗西南迪,你为什么会在那儿我已经不想再知道了。”
-“你啊,就是太善良了……为什么要这么温柔呢?为什么呢?罗西南迪。”

-“因为……战国先生当年就是这样温柔地将我带回了海军本部,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教我读书为人的啊。”

那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夜晚,也是这样的静,因此那漆黑的风里无助的哭声更加令人揪心。
-你怎么了?
他平生第一次用如此温柔的语气说话。他笨拙地用厚厚的手掌拭去他脸上混杂着污泥的泪水。
也许是海军的手太过粗糙的缘故吧,那孩子竟哭得更加伤心了。
战国用左手托起他的脸,右手在孩子的头上轻轻摩挲着。头发尖儿像小草的嫩芽儿,刺得手心痒痒的。

-“我想让更多的孩子能够看到这个世界的美好……”
-“他们经历了太多不该出现在这个年纪的苦难,被世界抛弃。但是总会有一扇门会为他们打开的,总会有一个人为他们引路。”
-“我深信这一点。并且也这样做了。”
-“和战国先生一样啊。”
罗西用柔和的声音絮絮叨叨地说着。

巧合似的,战国沉默了许久,直至罗西说完。

-“你一直都是那么善良啊……”
-“愿你今后也能如此,在这个黑暗的世界,用自己的光照亮一片天空;用笑容面对一切苦难。”

战国想起了那个号啕大哭的男孩。
什么也不说,只是撕心裂肺地哭着,仿佛覆巢之下的幼卵。漂亮的金发乱七八糟的,看上去是那么地瘦小,让人想把他搂在怀里,轻声说“没事的,孩子。没事的。”
战国没有孩子,但就在那一瞬间他觉得这个男孩就是上天送给他的儿子。
如果真有上帝的话,他愿向上帝祷告让一切苦难远离这个孩子,只带给他幸福和快乐。
但他不愿如此。
事实上,他是上帝派来的天使,终究还是要回到上帝那儿去的。

-“罗西南迪,这一杯我敬你,生日快乐。”

『-“什么,他死了?那你还怎么给他过生日?
卡普惊得差点把手中的仙贝扔在了地上。
-啊,对,请节衰,啊不节伤……[冥思苦想状]”
-“是节哀!”
-“哦,对,就是节哀。[一本正经状]”』
『他糊涂着呢。说不定,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知道的啊,虽然我很糊涂,但“自己已经死了”这件事还是知道的。
-虽然很想回来,再和战国先生还有罗说说话。啊,对了!我还没有向战国桑展示过我静音果实的能力呢……再也没有机会了啊……
-总之……我过得很好!不用担心!
-死了之后大家也都还记得我的生日。
-我……很开心!

-啊,当然,如果有生日蛋糕的话那就更完美了。


-“祝愿你一切都好。”
-“我的……亲爱的儿子。”

战国在墓前凝望了很久,终于转过了身。


还未走出几步路,本已准备离开的战国忽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般,急急地回到墓前。
墓碑旁放着的酒,只剩下了一个空碗。

大雪纷纷扬扬。

-这酒真好喝。
冥冥之中好像有人这样说道。音色像极了那个喜欢玩捉迷藏的少年。

战国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恍惚间,看见了一张笑脸。
那被雪覆盖着的笑容,似乎能够融化一整个冬天。


——END——

La Sonrisa 【上】

*柯罗非cp向

[新世界某处的清晨]
黑发青年靠在潜水艇甲板的栏杆上玩弄着手中的贝雷帽,凝望着浮光跃金的海面。清晨的微风把他那不听话的几根发丝梳理妥帖。
整整一天他都站在这里,目光沉在远方,可能是在回忆,或者在期待。
他的大副很好奇今天早上厨师是不是做了面包这类不讨喜的东西。不然船长一这么闷骚的人,平常最乐意把自己关在船长室的人,竟有这等闲情逸致,怪了怪了。
如果你恰巧看见他不羁的衣服穿法,可以看到他胸膛上的纹身——一个和他海贼团标志一样的图案。他的船员也很好奇他究竟是怎么设计出这样的图案的。
“那是笑容。”
“那为什么笑容长毛了呢?啊,对不起。”
“不是长毛!那是在发光。”他伸手比了比晴空里的太阳,带着一种模糊的骄傲神情。
-『我想留住那个人的笑容』

“柯拉先生……”
他喃喃自语道。
-“对不起……”

-喂,我在这儿呢,罗!
罗猛地抬起头,只看见了海面上空明亮的太阳,毫无新意地向四周播撒紫外线。
是错觉吧,那个人明明已经不在了。
今天看起来会是个晴天,希望这片海域的天气不要作乱。
今天是个应当如某人所愿的日子。

“阳光真是刺眼啊,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他从身边的桌子上拿起一瓶酒,倒上满满一碗,其中映出的太阳——那就是某个人的笑容吧。
端起碗对着一片虚空说道,
“生日快乐,柯拉先生。”
-喂,你在看着我吗。

-啊,罗还记得我的生日,哈哈~不过,生日的话应该要有蛋糕啊!还要许愿吹蜡烛呢!
-喂——罗!
-罗——?
他站在罗面前嚷嚷着。
见面前的人没有反应,这个画着怪异小丑妆的男人歪着头凑上前去,眼里露出疑惑的神色。可这世界上最温柔的眼神也不过如此了。
-罗?啊咧……
-啊,对了,死神先生好像说过活人看不见死人来着。
-果然……听不见啊……
男人无奈地笑了笑,有些失望地凝视着船身上大大的笑脸。它在发光啊,像太阳一样。

酒入喉间,顺着他的嘴角流下去,“这一杯敬你,柯拉先生。”
“你说等我的病好了之后我们就一起周游世界,你说要我自由自在地活下去。现在我周游了世界,你却没和我一起。你爽约了。”
“第二条这样算也是实现了,我组建了“红心海贼团”,打败多弗朗明哥,挑战四皇。如今,“死亡外科医生”已经扬名天下。”
“你会为我骄傲吗,柯拉先生?毕竟你是海军啊。”

-我会一直支持你的哟,罗。不必被别人的想法束缚住自己,追随自己的心,自由自在地活下去吧。我会一直、一直看着你的!


“我爱你,柯拉先生。”
罗说道,像是在说今天早餐吃的什么一样,却有些克制不住地微微颤动,彼时二十好几的他却像个小孩子。仰起头,将酒一饮而尽,然后又斟满一碗。
男人愣住了,看不清表情。仿佛过了很久,久到时间开始凝固,久到夕阳不再下坠,久到潮汐似乎消失。他终于用力地笑了起来,载着几乎要溢出来的悲伤和幸福——和那天最后的笑容一样,温暖如冬夜的灯光、童年的记忆、白色的远方。
-“我也爱你,罗。”

其实从未离开。


罗庄重地将手中最后的酒倒入海中。
-喂!等等!罗,你把酒倒掉了我怎么喝啊!啊,虽然没倒掉我也喝不到,但是……
-“可以再说一遍吗,罗?”他试探性地问。

-“Captain!前方就是小岛了!”
-“贝波,确定船的登陆位置!全员准备登陆!”
罗下达命令,拿起鬼泣,走向船舱。

-果然,还是听不见啊……

罗忽然转过身,微微一笑,他的衣襟被风吹了起来,露出巨大而繁杂的纹身。
——没有任何悲伤,带着坚定的目光,对自由的向往和对明天的期待,那是真正的海贼,永远面向明天,将过去和羁绊深刻记忆然后潇洒地全部丢弃在昨日——对着男人所在的方向。

我看到了,我已在你的心上。
黑衣男人伸手不停抹着眼泪,嘴角却忍不住想要笑。
『“柯拉先生真是比我还像小孩子啊,爱哭鬼。”』

罗,你长大了。


-“准备好了吗?”

甲板上留下一个近乎透明的影子,阳光直直地穿过,像穿过任何一片空气。
男人笑了,什么东西在眼中熠熠闪着。
别忘了,那是太阳,在发出耀眼的光。

我们渴望相爱相聚,也不害怕离别。
因为你爱的我向往太阳。

你就是太阳。

带着明天和梦想,致意吧,是时候起航了。

 

——END——

中秋之夜【上】

*如题,本来是中秋贺文,写完了一直没码起来,想着还是在明年之前放上来吧QWQ
*国设,历史+时政
*小奥视角
*最后,诸君除夕快乐(*๓´╰╯`๓)♡
 
这是我回家后的第十七个中秋之夜。
一百多年前的冬天,来自欧洲的猎猎寒风吹落了一地繁华,也吹寒了人们的心。
自打嘉龙被带走后那人便再没有笑过了。能在夜间照亮天际的红灯笼也再没有挂起。他曾经高大、挺拔的身躯也变得遍体鳞伤,瘦弱不堪,仿佛随时都可能会倒下。
在我离开之前,家里的中秋之夜就已经失去了欢声笑语——家人无法团圆的中秋,还有什么可庆贺的呢?就像月亮并未圆满,月饼也缺了一脚似的。
那些年的中秋之夜,他总是抬头望向西方——那里的一群人夺走了他的一切。
半夜,我总能听到隔壁的房间里传来一声声逐渐加剧的咳嗽声。鸦/片正在一点点地摧毁着他的身体。长城的古砖挡不住洋炮的弹片。
窗外的月光那么明亮,寄托了古往今来多少人的殷殷期盼,却照不进离人心上。
 
那一年的十二月,萧索的战场上寒风撕扯着枯叶,时不时地还响起几声野兽的咆哮。
我想起嘉龙被带走的那天似乎也是如此,连风都尖利地笑着。他撕心裂肺地哭着,说-我不要走……
但有能有什么办法呢?这个世界是残酷的,失败者没有权利谈条件——不管条约究竟有多不平等。
我却忽然又想起儿时一家团圆的中秋之夜。天空澄澈得仿若被谁精心擦洗过似的,不像此时硝烟弥漫,看不清原本湛蓝的天。红灯笼喜庆地发着温暖的光,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挂在门口,总觉得只要它还亮着,在千里之外也能找到回家的方向。
我们坐在同一张圆桌上,一个也不少。他分给我们每人一个甜甜的月饼,我们打闹着,嬉戏着,欢声笑语在风中流淌。
清凉的月光和浓郁的桂花香夹杂在一起,仿佛要沁入人心。鄂留着口水望着天上月饼一样圆圆的月亮,我笑着对他说可以上去尝尝。他给总是有一个又一个永远说不完的故事——嫦娥奔月、玉兔捣药,还有吴刚砍桂树;我们便一首接一首地唱着他教的诗词——《水调歌头》、《子夜吴歌》……
我想这个世界终究还是美好的。即使我们被迫分开天涯相隔,也会有“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祝愿传达到彼此心中。
我没有哭喊,只是静静地跟他们一同离开。而他,也始终没有转过身来。但在我离开的那一刻,我清晰地听到了一句很轻,却无比坚定的承诺——“总有一个中秋之夜,我们会再度团圆”。
 
那些人给我取了一个新的名字“Mauco”,我渐渐也学会了自/由/民/主,甚至学会了赌/博。他们说我已经彻底改变了,但我知道我没有。回家的念想不曾动摇,只因骨子里流淌着的依然是中/华的血液。
我知道他依然没有放弃努力——四十年间的每一个中秋之夜,我都能听到愤怒的嘶吼——即使穷途末路也要挣扎着继续前行。那是东方的巨龙已然苏醒,浴火重生。
就是年前的一天,东方黑暗的原野上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火光,火光忽明忽暗,却和曾经的红灯笼一样,为我指明了家的方向。是谁在我耳边低语:“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总有一个中秋之夜,我们会再度团圆。”
于是千万支火把会聚到一起,组成一条翻腾雄伟的红色巨龙,点燃了整个中原!
 
——TBC——
 
*以及,这文我大概要写到明年了QAQ

绿藻头在草帽一伙中的作用

①有一头生机盎然的绿藻,可以增添一抹生机。
 
②经常迷路,可以使来找他的人锻炼身体。
 
③带动全员睡觉,有助于提高船员睡眠质量。
 
④开宴会时和大家一起喝酒,有利于活跃宴会气氛。
 
======正义与邪恶的分界线=====
 
①强调船长的权威,增强伙伴凝聚力,维护船长尊严。
 
②在船长不在时可以发挥船长的作用,中流砥柱,临危不乱,领导全员。
 
③虽然白天总是在睡觉,但夜晚却在黑暗中保护伙伴。
 
④在任何时候都保持警惕,帮助船长做出正确的选择,也是草帽一伙最后的一道防线。
 
⑤在生活中彻底贯彻武士道精神,吃苦耐劳,不怕流血流汗,是可以放心地把后背交给他好伙伴,也是全船人的典范。
 
『手中的利刃不是为了伤害,而是要保护
我是Roronoa·Zoro,
我为自己代言』
 
【未来海贼王的右臂,世界第一的大剑豪】

【佩罗娜×库玛西】||欢迎回家,我亲爱的库玛西||

Ⅰ  佩罗娜
-欢迎回来了,佩罗娜SAMA
-库玛西!不是跟你说了吗,不许说话!一点都不卡哇伊!
-是,佩罗娜SAMA……
-库玛西!快保护我!
-你竟敢伤害佩罗娜SAMA!
-库玛西!库玛西……
终于,那个会永远都会听从她无理取闹的命令的小熊不见了。
她曾经总是让他闭嘴不要说话,可是现在她孤零零的一个人,是多么渴望听到他粗粗的声音啊!
可她再也见不到他了。
再也没有谁还会像他那样用无尽的温柔包裹着她了。
她的小熊睡着了,葬在那片被浓雾笼罩只有浑浊的黑暗的墓园——那是与她眼中的温暖与光亮相反的存在。
她一个人在她梦想中的幽灵古堡里感受着这里千万年的寂寞,想念他温暖的怀抱和甜甜的热可可。
女孩趴在桌子上,任泪水一点一点地滑落。
她想,要是库玛西在的话就好了,他是不会让她这么哭泣的。
『原来你才是最可爱的啊,库玛西』
可是她的小熊已经陷入了深深的沉睡,再不会醒来。
『呐,亲爱的库玛西,我想你了,回来吧』
 
Ⅱ  库玛西
『佩罗娜SAMA……
如果我不在了的话佩罗娜SAMA怎么办呢……
可是,莫利亚SAMA要将我体内的影子抽走了……』
黑暗的战场附近,一只玩具小熊挣扎着站起来,想要留住即将要从身体里挣脱的影子。
可是僵/尸是没有办法反抗主人的……
小熊绝望地抬起头望向黑暗的天空——那里一丝光亮都没有,也没有那打着粉红色的小洋伞的身影。
库玛西第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就是一个打着粉红色小洋伞的哥特风的少女。
-记住,我是佩罗娜,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主人。你要服从我的命令!
少女这么说。
-真是卡哇伊啊~
-是,佩罗娜SAMA。
-啊?你的声音为什么是这样的!一点都不可爱!我命令你以后不许说话,库玛西!
于是,在后来的时间里,小熊一直陪伴着他的幽灵公主。渐渐的,他也开始了解那位脾气总是变化无常的女孩。她喜欢可爱的小动物,可在他看来,她是满园僵/尸都更可爱的存在。
『请让我一直陪着您,保护您,为您服务吧』
这位任性的小公主走进了小熊的心里。
『但我不是王子,配不上高贵的公主
——我甚至都没有生命』
『可是,即便我如此卑微,我还是想留在你身边啊,佩罗娜SAMA……』
『而现在,我连陪伴您的资格都没有了吗?』
勉强蹒跚着向海岸的方向走了几步,库玛西终于倒在了地上,眼中不再有生命的痕迹。
-佩罗娜SAMA,我不在了以后你要照顾好自己啊……
他似乎看见了几只白色的幽灵在前方翩翩起舞。
-是您来接我了吗?佩罗娜SAMA……
-可是啊,我是那么得卑微,怎么对得起你为我留下眼泪呢?
[黑暗中,传来了一声,“欢迎回家,库玛西”]
 
Ⅲ  佩罗娜
-咦?刚才是什么声音?会不会又是被熊打来的一个人?希望是个卡哇伊的家伙啊(^ ▽ ^)
-哎?他不是草帽一伙的剑士吗?才不要管他呢……
-嗯,他伤成那样会不会有事啊……
-他怎么还没来啊……
-啊!我才不是因为担心他才去救他呢!我只是需要一个仆人而已!
女孩终于将某只绿藻搬到了城堡中的床上,在床前静静地守着,时不时地换一下被小心翼翼地放在他额头上的湿毛巾。很久之后,她终于忍不住坐在椅子上睡着了。头一点一点地,像一只温顺的小猫。
-真是的,那家伙终于醒了,但是竟然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想走,会没命的!
女孩将他裹成库玛西的样子,紧紧抱住。
-欢迎回来,亲爱的库玛西。
『好温暖,好柔软……果然还是库玛西最让人安心了呢。那么,就请再陪我一会儿吧,我亲爱的小熊』
小熊只是忽然觉得很心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再挣扎,只是紧紧地抱住了眼前丢失了心爱的玩具的孩子。——不,或许他早已不是玩具了,而是永远守护着他的公主的的骑士。
可是,他还是要离开,他还要回去找他的伙伴们——还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呢。
『又要……孤零零一个人了吗……』
几天后,鹰眼回到了这里,带来了草帽和莫利亚的消息。
-哼,冷血的鹰眼可一点都不可爱!
好在绿藻打算暂时留下。
『但是,库玛西不在呢……』
女孩默默地抱住手中的小熊玩偶,将身子蜷缩起来。
『就算再像,毛绒玩具也没法代替库玛西的温柔』
[库玛西,原来有你的地方才有我的家啊]
 
Ⅳ  库玛西
-回来了——我的影子!
『多年前被莫利亚夺走的影子如今终于回到了自己的身边,这简直美好的像梦一样!我终于,可以再一次生活在阳光下了!
可是,为什么喜悦之中还夹杂着一缕深深的忧伤呢?像是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不许说话,库玛西!]
脑海里忽然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是,佩罗娜SAMA。
他下意识地回答道。
『佩罗娜是谁?好熟悉的名字……』
印象中,似乎有一个粉色头发的哥特式少女。她像幽灵一样,喜怒无常,还很任性,但却很善良,很弱小——很,让人心疼。
-库玛西!
『“库玛西”又是谁呢?』
他抬起头,迎着明媚的阳光,忽然泪如雨下。
-是因为阳光太刺眼了吗……
他笑笑,将疑问埋藏在心底,不再尝试回忆。
[佩罗娜SAMA,如果库玛西忘记了你,你会不会生气呢?
很多很多年以后,你会不会依然欢迎库玛西回家呢?]
 
Ⅴ  佩罗娜
-笨蛋剑士,要好好照顾自己呀。
-真是的,又要去找新的玩具了……
『所以,他也不是我的库玛西啊……
那,我的小熊究竟在哪里呢?』
女孩紧紧地搂住没有生命的布偶小熊,有些茫然地抬起头望着日出的方向,喃喃自语道。
也许她想念的并不是库玛西,“库玛西”不过是一个思念的寄托,是一个“家”的念想。
-呐,库玛西,带我回家。
『总会遇到的吧,在这片发生什么都不以为奇的海域。
总有一天我会再次遇到我的小熊——我的骑士,我的Prince
既然这样,那库玛西忘记我也没关系呦
我们总要学着长大,儿时的玩具小熊会被丢弃在最温暖的时光里,渐渐遗忘
我们会忘记过去,重新开始,走向崭新的未来。
也许很多年以后我所记得的,不过是一个“库玛西”的名字』
眼前一片明亮,就如同她的明天。
[听说幽灵公主最近正和世界第一大剑豪还有岛上的猩猩们一起种白菜,收成很好,
白菜饭团吃有一种思念的味道
让人想起童年的小熊是否依然安好
公主总会遇见她的王子,然后他们就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像通话一样
她的王子总会来的。
他会不会是她期待中的小熊呢?
这只有等到他出现的时候我们才能知道了]

〖原创文〗|| All Blue ||
 
他们走遍了世界上所有的海域,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All Blue是不存在的。
所有人的梦想都实现了——除了他。
有人问他,-当初选择了出海,你后悔吗?

他笑笑——眼中闪耀的温柔的星光似乎都要溢了出来,
-不后悔。

『为什么要出海呢?
也许最初确实是因为某些白痴唤醒了心中的那份执着,是为了A@ll Blue,
也是为了去看看别处的风景,体验不同的、充满了新鲜感的生活;
但两年生不如死的历练、两年后的重新启程出发,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为了让路飞成为海贼王。
——当然,更是为了美しい(美丽的)lady们♡
-娜美桑~♡ 罗宾酱~♡

-Sanji!吃饭!肚子饿了!
-喂!绿藻头,再钓不上来鱼晚饭没你份儿哦!
-嗯?想打架吗?靓卷眉!

All Blue是不是真的存在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遇见了他们,开启了一段美好的旅程。
 
——现在,就去吃饭吧。
 
*图片id=49785958